首页

宇智波的次元入侵计划第一千零二十章 终曲

“诸位,你们都是来自各个宇宙,被命运所眷顾的勇者,你们有一往无前的勇气,坚定不移的信念,以及不可磨灭的仇恨。

你们的家乡正在遭受邪恶的入侵,你们的亲人正在遭受压迫,你们的好友正在遭受无尽的羞辱,或已经死去。

背负着所有伤痛的你们,将赌上一切,在反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,也许你们根本不会有明天,也许这将成为世界最后的绝唱。

但............即便如此,意志都不可被磨灭,一切都不会终结,希望的传承仍旧会点燃整个星空。

我叫彼岸秋井,我是希望城城主,我将为宇宙来带黎明,我坚信黑暗并不可怕,光明必将永恒,彼岸之火终有一天燃烧所有黑暗。

现在,最终的邪恶就在我们的面前,我.........以最后的不屈,诚邀各位相助。”

激昂的声音回荡在残破的大地上,与世界意志合二为一的宇智波秋井摊开双手,仿佛能拥抱所有光芒一样,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。

一腔热血的少年少女或恐惧、或灼热、或担忧,全都坚定的围在一起,等待着最后的讨伐开始。

楼兰大结界,迦渔蹙着眉头,面色不愉的看着眼前的人:“雄二,守备队责任重大,绝不可擅离职守,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,非得你亲自向我禀报?”

转寝雄二笑眯眯道:“没什么,只是吾主想借用大结界一用。”

迦渔脸色一变,先是隐晦的朝身后摆了摆手,紧接着手掌一合,就要控结界拿下雄二。

不过既然雄二有底气来这里,自然不会忽视大结界的威能和守在楼兰的一众守卫。

迦渔才刚刚抬起手,就见漆黑色的符文已经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将他整个人缚在了原地。

见此、迦渔心神一震:“什么!这是...........你什么时候布置的手段?”

雄二简单的结了个印,语气淡淡道:“很久以前了吧,从我处心积虑调到守备队的那个时候起,我就一直在研究这东西了。”

迦渔一脸悔恨:“我就知道门那家伙的人不靠谱。

你的资料我也看过,那么想必你当初大义灭亲也根本不是为了村子吧?”

雄二点点头:“牺牲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就能让我接近村子里的权利中心,这种交换实在太划算了。

对了、顺便悄悄告诉你哦,当初、老家伙根本没想过刺杀过火影,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好人坏人一起做什么的,实在太有意思了。”

迦渔气愤道:“你个混蛋,村子生你养你,你就是这样回报村子的。”

转寝雄二冷哼一声:“村子是养了我,可他宇智波介可没有养我。

何况、村子也不是白养我们的,以8岁之龄就去最危险的战场,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上,人命没有那么不值钱。

再说、这些年来,转寝家的所作所为,已经将所有恩情全部还尽了,身为转寝家的独苗,也是该我继承这份荣耀享受的时候了。”

迦渔压下怒火,略一思索快速问道:“你的主人是谁?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?难道你投靠了异世界?”

“这就是不是迦渔长老该心的了,木叶一统诸天的核心大结界,就先让我来帮您保管吧。”

说罢、密密麻麻的符文陡然从四面八方升起,将周围近百道石门围了个不通。

就在惊变升起的一瞬间,游荡在各界的木叶忍者倏地脸色齐变。

“怎么回事,通道呢?通道怎么突然间关闭了?”

“是大结界?难道是大结界出了问题?该死、这样我要怎么回去?又如何向村子里汇报消息。”

“别吵,这种事火影大人很快就能察觉,做好你们分内的事。”

为首的男子冷冷一喝,面无表情的扫了眼众人,重新闭目端坐,守在关闭了的通道前。

与此同时,宫殿里的介眉头一挑,嘴角拉出一丝呀然。

冥冥之中与大结界那丝联系居然突然间断了,显然是有人对大结界出手了,还是在迦渔等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际。

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不解决他这个幕后黑手,即便将忍界毁灭也毫无意义,对方没理由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难道是..........介目光一动,回想起世界意志的局限,心中泛起一丝猜测。

就在这时,刚好卡着大结界消失前一刻赶回来的金匆匆来报。

“火影大人、斑死了,是被一个神秘人掉的。

因为担心会遭到攻击,所以我们没敢前去查看,只是隐约感受到那个人有点奇怪。”

“致死都没有求助吗,真是个倔犟的老头,我知道了。”介摆摆手,随手打开一道光幕往败亡的神树上扫了几眼,叹了口气道。

人已经离开了,显然是算中了斑的格,卡着屏蔽大结界这个时间点才出手的。

“那火影大人,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“就先这样吧,让你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“通过与各世界的核对,大部分人的身份都弄清楚,不过还有少部分无法确定。”

介微微颔首,沉思了几息,吩咐道:“将所有世界中,曾经跳的最欢的,以及接受过改造的那些家伙给我带过来。

对了、让鸣人、佐助、小圆他们也过来一趟。”

说着、介随手开启数十个黑腔,靠在沙发上眯着眼陷入假寐。

他没想过亲自去抓人。

原因一、是对方可以自由穿梭世界,即便他想抓也抓不到,还不如在这里等,会做出这种事,对方的最终的目的是谁,不言而喻。

原因二、就是他也想利用这个机会,将背后搞小动作的那些世界意志通通剿灭。

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,对方屏蔽结界的目的是好让滞留各世界的木叶部队陷入混乱。

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恐怕依旧和世界意志有关,拥有空间结晶的世界意志变数太多,除了对方本人没有人能猜的透。

没过多久,密密麻麻的人影在殿内集合。

介缓缓起身,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:“诸位都是各世界的英,你们有不少人加入这个团队已久,不少是才刚加入不久。

但不管是旧人还是新人,相信这段时间以来,你们应该对木叶就监察部维护宇宙的决意,已有深刻的了解。

对此、我深感欣慰,因为没有过激的反应,就证明各位都是心存仁德、心系众生的正义之士。

但有些人不这么认为,不、或者说为了他们的利益,即便他们明知道木叶带来的是和平、是友善。

但他们却依旧选择挟裹着无数无辜人誓死抵抗,乃至和我们开战。”

“但凡阻扰宇宙和平的家伙都是我的敌人,请灵王殿下下令,我愿为先锋,为殿下清缴一切挡在前方的顽固份子。”

垣根帝督第一个举起拳头,一幅视死如归的大声道。

虽然明知道这家伙在作秀,但介还满意的冲他点了点头,换回来一幅不知是真真假的激动零涕。

“我很清楚各位的决心,也相信各位的能力。

不过这次的入侵者并非是一般人,她们也许是各位的爱人、也许是各位好友,甚至也许是各位亲密无间的父母

这样的话,各位还有信心阻挡他们吗?”

“为了宇宙的和平,哪怕是我的父母,我都必将取其命。”垣根帝督语气坚决道。

——切

听到这话,众人再傻也知道这家伙是表现了,或许他有没有父母都不好说。

虽然极其鄙视这种姿态,但众人还是毫不迟疑的表示愿意为监察部效力,势必将所有来敌击溃。

这并不单单是为介效力,还有防止老友亲人们死在监察部手中心思。

见识过几位高层人员那恐怖的力量,他们很清楚违抗面对的结局是什么。

灵王宫

将一众从个各世界调来的人安排下去后,介转身步入大殿,将整片空间暂时搬移到宇宙以后,缓缓来到那张几乎没有坐过的王座上。

很自然的双手相抵,靠在王座上闭目养神起来。

他清楚那些家伙想要什么,也很清楚他们的极限在哪,不管他们有没有接近他的资格,宇宙中都不存在他的对手,虚空也不会有。

寰宇诸天,他就是最强的,如果他想,只手就可以灭掉九尾狐,但那样做的代价实在太大。

他不想动用最后手段,覆灭所有宇宙让自己晋升无上的存在,也不认为这些存活在他人记忆中的家伙,有资格逼他动用那种手段。

不自量力只会换来毁灭,即便这些人明知道连九尾狐那种轻松毁灭一个宇宙的存在,都臣服于他,却依旧敢对抗她,他们显然是有着一定的底气的,但对介来说依旧不够看。

他的自信从来都不是稍强于九尾狐一筹的实力,而是停留在脑海中那从未消散过的面板,或者说走失的那最后一枚结晶,命运!

没有人能想到命运和毁灭会集中在一个人身上,也没有人会想到这两枚结晶的融合,居然衍生出了面板这种的威能。

一个毁灭,一个节点空间,不.、现在该叫命运空间,二者相结合的能力,就是他能短时间内能达到这种实力的根源。

=>换源:第一千零二十章终曲
=>换源:第一千零二十章终曲(七)
=>换源:第一千零二十章终曲(七)
黑石密码2022 刚成仙神,子孙求第149章气运非凡,名震海外 不要乱讲,贫僧真第79章破相了没? 恶魔小姐姐请教我第一百二十九章:快来救我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第293章去请个安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