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太虚传记第四百四十七章 毁灭

香茗醉卧晚风紧,临窗笑频语亦甜。本是东南一椿子,朝风俸拜吾心间。

古风如玉洗清台,仙路石开挂苔藓。明眸当问君来顾,唯有情伤最值怜。

吴行风怀里抱着阿喜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宠幸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,几世轮回,为奴为婢。

客栈很华丽,装修的很是致,三楼朝阳,正品一号,是莱山客栈最尖的客房,智子跑在前头,为吴行风安排好房间,付的钱币是黄金。

吴行风不知道智子从哪得到的黄金,他的专注令人有些害怕,这种害怕主要表现在他的迫切与急不可耐,实则吴行风知道自己的状态持续不了多久,以他的修为与境界,对于男女之事根本没有一丝涟漪的想法。

好不容易逼迫自己,才滋生了宠幸阿喜的念头,若是犹豫很快会失去这种感觉,感觉一去虽然依旧可以傲立群芳,却少了几分乐趣。

“大人,我在外面守着。”智子的话令吴行风苦笑不跌,实则不管智子待在哪儿,想偷看或者偷听都行,之所以这么说,是为了让吴行风放松心情。

“去买两串糖葫芦,阿喜最爱吃甜食。”

吴行风的话回荡在阿喜的耳朵里,久久不散,她从未忘记自己身份,从奴婢到女神,再到此时二人之间的肌肤之亲,阿喜是幸运的,但她不知道还能陪伴吴行风走多远,这也正是她想要为吴行风留下子嗣的原因。

四维罗庚的秘密已经通过女娲的分析得出结论,加之尊来圣人的言语,这一切都表明,吴行风会离开他所创造的世界,前往更深的宇宙空间,探索生命的起源,是何人创造了他,又是何人将这一创造天地的力量赋予他。

亲吻是需要技巧的,吴行风有过许多女人,不论是白莲,还是吴意,吴真,还是吴情,吴切,他都曾吻过她们的。

这一刻,吴行风想起了神女,想到了玄女的霸道,想到了白氿真的妩媚风骨,想到了艾柯拉对他的勾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4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