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待会青知府

方志诚面色沉重的去了又回,显然是让贼人给溜了。这场“空前”的宴会怕是也就这么冷场了,一番寒暄下,方大人放了所有人。而后就看见方府外不断的集结军队,四散开来。

赵华大摇大摆的出了方府,他心想回去之后,母后看见大哥该有多高兴,想着便和赵拓说了自己的计划。

赵拓却摇了摇头说:“华弟,为兄暂时不回去,你先回去给母后报个平安。”

赵华惊讶的问道:“大哥,你是要在这里看他方志诚的好戏?这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“二哥,方志诚能有什么好戏看,只不过这荣成的两大猛虎要开始掰腕子了,到时候场面怕是很有趣。”顾长生忍不住的打断道。

赵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倒也猜到了三分。不过不敢确定,皆因他并没有想法去了解这事,这些事还没有京中*的曲子有意思呢。

言罢,赵华把所有护卫都留给了赵拓,自己就带着周进走了,他“好不容易”正大光明的出来玩耍,可不能这么早就回去。

留下的五人,皆是京中禁军的老兵,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手,靠得住也信得过。

青莲生独自走出方府,目光扫过那几队兵马,眼里闪过一丝寒光,心想:“这方志诚终于是坐不住了,这般的明目张胆,真当我怕了他不成!”

那几队镇东军似有目的的直奔一个方向而去,待人散去,方志诚却又不着急寻那九龙戏珠了,反而是回了府,一时间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两人回到了客栈,赵拓派了那五人出去打探消息,两人只需在房中静待他们回来便可。

“官爷!我们只是路过的卖艺人,怎么可能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飞贼?”

“是不是飞贼,那要由我家将军说的算,何时有你说话的份!”

“官爷!您看...小小意思不成敬意,我们真的是安分守己的平头百姓!”

“哟吼,诚意还挺大的。”

那抓人的官兵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,满意的笑了笑,那戏班子的领头大胡子也是一脸的谄笑。本以为事就这么过去了,谁知那官兵笑归笑,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犹豫,大手一挥,戏班子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带回去!”

“你们凭什么抓人!”

“就是,你们还收了我们秦班头的钱呢!”

“住嘴!”

这句话一出,那大胡子当场脸色就变了,这贿赂没成,在牢里也多少有点照顾,若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喊了出来,这不是逼那官爷把自己这些人往死里整嘛。

果不其然,那带头的官兵冷笑一声,把银子从钱袋里到出来了之后,把空钱袋丢给了大胡子,也不多说一句话,掉头就走。

底下的那些官兵直接亮出了刀子,大胡子连忙吆喝着大伙要听话,大伙只能乖乖闭上嘴巴跟着官兵走了。

“好不热闹啊,大哥,你看他方志诚的这场戏,做的别提有多真了。”

“小安,我发现自打那天,你的性子越发的跳脱了。”

“哪里有...不过大哥,小安不是搪塞那石及的么,怎么现在又这么叫我了。”

顾长生撅着个屁股趴在窗户上看。

“只觉得顺口,就叫上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顾长生到没有什么感觉,赵大哥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,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,他与赵拓的关系越发的亲近了,以往都叫赵大哥,现在却是直接叫上大哥了。

“咦?那不是...”

那被羁押的戏班子中,顾长生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玉儿兄弟...他们这个戏班子怕是出门没看黄历,在北境被抓,在这东境怎的又被抓了。”

“小安你说什么?”

“哦哦,没有,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去会会那个青知府?”

“明日。”

“好嘞!”

青莲生,平南王赵无极的门徒,在京城中极有名气,加之赵无极又是正儿八经的亲王,而且对他极其看中,没少在人前说他这个门生的好话。连皇帝陛下都对这个青莲生抱有很大的好感,最重要的是,赵拓这个无心朝政的半个军人竟然也知道这号人物。

“大哥,我们就这么去好么?他青莲生认得你么,别到时候被人给轰出来了。”

“讨打,我的玉牌带着呢,他不认识我人,总得认识我的玉牌吧。”

“大哥,你怎么知道他能给你面子?”

“这个说不准,不过他的老师平南王赵无极是我的皇伯,想来他是会给我点面子的。”赵拓略有斟酌的说出这句话,顾长生听出了他这里面的意思。

“大哥你这皇伯不会是心狠手辣之人吧。”

赵拓听出了顾长生的顾虑,便大笑回道:“小安,你何时这么糊涂了,若是我皇伯心狠手辣,我父皇怎会留他?”

“哦...皇帝陛下啊...”

赵拓摇了摇头说道:“小安,你别看我父皇现在这般...唔...偷懒,但以前可是手段高明的铁血之主!想当年,我父皇只是我先祖皇的最不看重的一个儿子,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儿子,在他众多哥哥中脱颖而出,就连我那个心高气傲的皇伯也追随在我父皇身后,可想而知,我父皇当年是个怎样的人物。”

“哪陛下为何...”

“哎...我也不知,我从小在宫中长大,见父皇的面都很少,每日不是学习就是操练,我十五岁便出了宫,一直到现在还混迹在边防军队中,个中缘由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大哥,你想会不会就是因为你从小就出了宫,不再陛下膝下尽孝,从而没有立你为太子?”

赵拓摇头失笑:“怎会是这般肤浅的原因?若真是如此,那我那几个弟弟不早就被立储了吗。”

“也是,皇帝陛下的心思也只有他自己能知道。”

“好了不说了,青府到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青府内。

“老爷,外面有两人求见,一人称自己是赵拓,说是您知道了之后定会见他。”

青莲生正手捧兵书,认真研读,听到管家来报,待听到“赵拓”二字时,握着兵书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。放下书,吩咐管家将他两人请到堂中,他随后便到。

“大皇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