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七十一章:治命救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狐仙很轻蔑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用娇滴滴的语气说道:“做什么,你看不到吗,我让你的朋以吃了这种远古的青虱,怎么的,难到你想要打死我吗?这算你要打死我,也请等一等。用不了多久,他体内的青虱就会复活了,他死时,那才叫一个漂亮加壮观,一定会尸骨无存,体无完肤的,我保证你是从来没见的。”说完,还轻轻的点了点小飞的额头。

我也被气的不轻,要不是强压着火,我都想扑上去了。可看狐仙的眼神清澈,语调轻晰,并不像是丧心病狂之人,心里不由得一动,心说:“难到她是有别的目的,可就算有别的目的,也不能吃那些东西呀,那东西可是会要命的。”

就在我说这几句话的功夫,情痴说跑了过来,拿枪指着狐仙说道:“你是怎么了,小飞和你无怨无仇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。”

狐仙面对情痴的指责,有些哀怨,但也是把手一摇,然后才说道:“你也是要帮着他吗,我记得你曾说过,不管我做什么,你都会保护我的,难到你都忘了,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说过的话是算不得数的。”

面对狐仙我们真是一个个的全都没辙,都有一种有劲使不上的感觉,而狐仙却得寸进尺,一把抓住小飞的衣服,然后就听到“刺啦”一声,然后衣服就四散而开了。小飞的上半身得以全裸,我们用眼睛可以看得很清楚。只见胸口的位置上,正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跳动着,而随着时间,跳动的一下比一下强。

情痴看到这一幕也很吃惊,再也忍受不住,一把把调转过来,枪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道:“我虽然很爱你,但小飞是我多少年的朋友,我怎么也不会眼看他死在这里,如果他真的肠破肚烂而死,我也就不活了,拼个脑浆崩裂而亡,只是要对不起你了,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情痴的语调非常沉得,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,他是非常认真的,而我非常了解他,知道他一定是说得出做得到。

这时的情况更加的刻不容缓,我甚至想痛下杀手,一枪打死狐仙,可一看到他的眼睛,我就有点迷糊,心里怎么的也不相信这一幕会发生在我们身上,但眼前的事实摆在那里,如果这都不是真的,那到底什么才是真的。

几次想开枪但又下不了决心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。小飞带来的人更是不知所措,一个个的拿着枪不知在想些什么,这也不怪他们,换做是谁,也不知应该怎样处理。

而小飞胸口上的跳动更是强烈,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样,连皮肤上都湛出点点血迹。可狐仙依然我行我束,不为所动。

小飞用清湛的眼睛看了看我和情痴,然后用一种低沉的语调语道:“情痴,你把枪放下吧,我虽不知到底是那里得罪了狐仙,但她要我这样死,我也无话可说,只是在临死之前,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,那我死得也算有价值,本不该把你们拖进这件事情之中,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这是我的命,算了,怎么的,也就是一死,看开点不就完了。”

说完闭上了眼睛,我一听上死呀的什么的,就难受,本来心里就不痛快,这一顿刺激,更是难爱,就想要吐,可是我还没吐出来的时候,就见眼前的小飞先忍不住了,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嘴里正往外吐着白花花的液体。

我想上去扶他一把,可才一动,狐仙的眼神就到了,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,狐仙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目的,她并不是想要小飞的命,那她这样做是为什么,难到是为了阴阳虫。

我清楚的记得我曾请教过眼前的王教授,连他也说不知道,就是书中也没有半点记载,难到是狐仙看出了他中了这种阴阳虫,所以要用这种方法给他治命。可就算治命,也用不着这么残酷吧,这都要弄出人命来了。

情痴的眼神也让人琢磨不定,有一种飘飘的感觉,就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,但拿枪的手还是很稳的,身子也还绷得很直。

我看到这种情况,就想过去把他的枪拿开,可才往他那里走了一步,他用眼神至止了我,那意思也很明确,他一定会看到这一幕到底如何结束,才会做下一步打算。

而小飞现在吐的倒是一塌糊涂,先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吐着白色液体,接着是白色泡沫,然后是白色的类似于粘涎一样的东西,就这样吐了半个小时,而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就这么发生。

后来是实在没东西可吐了,狐仙看了一眼,然后上去就是一脚,这一脚正踢在小飞的肚子上,小飞人痛的蜷了起来,但同时也吐出了更多的东西,而狐仙更是不依不饶,左一脚右一脚的踢了半个小时,也就是小飞的体质好,要是我做计早挂了。

狐仙终于踢累了,人一下子坐在了地上,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包红色的粉沫,指着我说道:“给他灌进去。”然后又指着情痴说道:“你过来,给我揉揉脚。”

我和情痴不敢捂逆她的意思,只好一个个的先照着她的指示做,特别是情痴,只乎是用献媚的笑容去给人捏脚,而且还忙的一个不易乐乎。这一幕早以让边上的人看傻了,他们一个个张着大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特别是王教授,嘴里还淌出一丝粘粘的亮晶晶的口水,也忘记了擦。

终于小飞在我灌下去那些红色药粉之后人舒展了开来睡了过去,我们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一个个的也席地而坐,只等着小飞的醒来,好商量这一步的行动,而在这其间,很多人都睡了过去。

我坐在离狐仙不远的地方,心里转了一百多个弯,最后实在熬不住,只好向着狐仙问道:“你就算是救他,也用不着这样吧,你看你把他打的这个惨,这快没人形了。”

狐仙又是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看了看我,然后说道:“想问什么就问,别说没用的,你不过就是想问,小飞的阴阳虫解了没有,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,没有。”说完再也不理我,人闭在眼睛好像睡了过去。

我心里像是百爪挠心一样,怎么的也睡不着,心说:“这样都解不了,那到底该怎么办,纸条上说了,小飞只有七天可活,现在过几天了,想着就想看看手表,可眼睛还没等看到表呢,马上一惊,记起了什么事。”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