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不正当关系

“然后呢,合作愉快。”

容浅在电话那头轻笑,“好。”

挂了电话,景伊人把没画完的那张图纸粗粗补了几笔,交给做样衣的师傅,然后又打电话和老东家风尚那边请了七天假,又和B集团这边打了招呼,收拾了些东西,就回家了。

景伊人到家的时候,景豆豆正乖乖巧巧的在背他的九九乘法表,看到景伊人回家,有些小小的惊喜,就扑倒了景伊人身上,“妈妈!”

景豆豆在景伊人怀里扬着一张稚嫩的小脸,“麻麻不用上班吗?”

景伊人每次看到宝贝儿子,心都软成一片,她揉了揉景豆豆头顶的软发,“妈妈这个星期都要在家工作,家里待会还会来一个漂亮的阿姨和妈妈一起工作,豆豆要乖乖的好吗。”

景豆豆乖巧的点了点头,奶声奶气的开口,“豆豆乖乖的,妈妈和阿姨工作的时候,豆豆就去房间里写数字,豆豆还给妈妈和阿姨做饭。”

景伊人爱不释手的捏了捏景豆豆的脸颊,“豆豆真乖,不过呢,厨房太危险了,豆豆还小,乖乖不要打扰妈妈和阿姨就好。”

景豆豆捏了捏小拳头,极为认真的开口,“那豆豆就努力长大,长大了就可以给妈妈做饭,还可以保护妈妈了。”

景伊人心里暖融融的一片,她的孩子真的是这场失败的婚姻唯一善待她的东西。

这边说着,门铃就被按响了。

景伊人让景豆豆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,自己去开门,门外不出所料,果然是容浅。

只不过容浅身旁,还跟了一个面色不太好的段誉韫?

段誉韫瞪了景伊人一眼,然后委屈巴巴的亲了容浅一口,“那你要每天给我回消息,工作一结束就回来。”

容浅笑着推开段誉韫,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老大一人了怎么腻腻歪歪的。”

段誉韫这才念念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。

景伊人连忙帮容浅把她的行李箱拿了进去。这才认认真真的打量起容浅,虽然她也特地去网上找过容浅的照片,不过她觉得网上修图修的过分了,也就没全相信,现在看到真人,只觉得更加惊艳,居然是比照片还要好看几分。

只不过她的纹身确实很有个性,在脖颈处有一圈细细的黑色的纹身,翻来覆去的是dyw几个字母用花体组成。然后脚踝处也有一个小小的纹身,肩头有一只振翅欲飞的鹤,然后在眼下有一颗小小的像泪痣一样的东西,细看才发现是一个小小的字,非常的精致。

啧啧啧,居然非常好看……

景伊人看着她这么一身纹身,居然觉得非常不错,脑中也渐渐浮现出一套婚纱的原型……

容浅也看了她一眼,语气熟稔的开口,“那个是你和东方延和的儿子?”

说着冲景豆豆的方向扬了扬下巴。

景伊人呆了一会,随即才点了点头,看向景豆豆的目光无比温柔,“对,是我儿子。他叫景豆豆。”

景豆豆听到自己麻麻念着自己名字,乖乖巧巧的从沙发上爬下来,跑到景伊人怀里,悄悄的打量着容浅,有些羞涩的开口,“妈妈,这就是你说来我们家的那个姐姐吗?”

然后景豆豆有些羞涩的冲容浅喊到,“姐姐好。”

然后又认认真真的开口道,“姐姐真好看。”

小孩子的话总是那么令人愉悦,容浅忍不住笑着亲了亲景豆豆的脸颊,“豆豆也很可爱,姐姐也很喜欢豆豆。”

景豆豆害羞的把头埋到景伊人怀里。

景伊人小气的收了收自己儿子,“喜欢的话自己和你的段总生一个哟。”

容浅没个正行的总食指挑起景伊人的下巴,一脸深情,“不,美人,我的心里只有你。”

“一边去。”景伊人面无表情的推开了容浅的手。

又闹了一会之后,景伊人把景豆豆安排毁了房间,这才开始和容浅谈正事。

两人坐在地毯上,喝着景豆豆的旺仔小牛奶,有些感慨。

“大概就是这样,反正赵馨儿看我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亏我当年还像个傻子一样把她当姐妹。”景伊人又吸了一口牛奶,一五一十的把她和赵馨儿之间的事告诉了容浅,包括这次设计稿的事。

容浅安慰的拍了拍景伊人的肩,“那你赢了,在情商和智商都低这件事情上,为你独尊。”

景伊人笑着打了容浅一下,“滚啊你。”

提起赵馨儿,景伊人和容浅真的是相见恨晚,两人都是被赵馨儿给得罪的透彻,越讲越激动,以至于两人的革命友谊飞速发展。

而且两人谁也没瞒着谁,什么都和对方说,谈下来,也知道了不少对方的事。

不知不觉中,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,为了庆祝她们的姐妹友谊,景伊人和容浅达成一致,决定带着景豆豆出去吃顿好的,同时容浅荣升景豆豆的干妈,不过容浅更喜欢景豆豆叫她姐姐,比较显年轻。

两人很快找好了一家在本市非常火的一间新开的餐厅。

在等菜的同时,景伊人还顺便让人送了一堆做样衣需要的东西送到她家门口。

不过可能是赵馨儿念多了,赵馨儿真的出现了。

赵馨儿身边是东方延和,得意洋洋的看着景伊人,还特地拉着东方延和过来和她们打招呼。

“伊人,好巧,你也和你朋友在一起吃饭呢?”赵馨儿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,看见容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僵硬了一下。

“嗯。”景伊人懒得和她虚与委蛇,答应一声已经是礼貌至极。

“伊人,没想到你居然和容浅是好朋友啊,不过你要小心啊,别被人卖上别人的床都不知道,我们圈里人都知道,某些人靠着不正当关系上位的,不会是伊人也想这样做吧?”

赵馨儿笑的虚伪至极,配上她一脸纯真的模样,直接让景伊人无比反胃。

景伊人抢在容浅开口前,无所谓的笑笑,然后开口,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看着赵馨儿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之后,又继续笑着开口,“挑破离间的话说完了,那你可以带着你的不正当关系滚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