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进入‘自杀森林’前夕

www.

而在另一边,在饭岛博等几人的努力下,大家都决定了跟着石田史奈进入青木原森林。

而在讨论好一切后,大家突然感觉到了无话可说,整个房间出现了短暂的安静,这种安静让人感觉到了压抑不已。

而这时,一个坐在了最后面,平时在班里一直是边缘化的,留着长发的男生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尿急,他看了看远处漆黑的厕所,心里顿时一阵恐惧,打算忍忍算了,可是尿意却没有打算放过他,他越是紧张,尿意就越是强烈。

“小室君,你能不能陪我上厕所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长发男被尿意逼的有些坐立不安,不得已,便向着他的朋友请求道。

“去厕所?”小室看了看那漆黑的厕所,感觉那里面可能会随时冒出什么一样,顿时打了一个冷颤,“去厕所太危险了吧?我也害怕啊,要不然你再忍忍?”

“能忍得住我也不想去啊。”长发男苦笑了一下,他知道他朋友是怂了,可是要让他自己去,他情愿被尿憋死。

“要不你用这个先顶一下?”看着长发男有些痛苦的表情,小室也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他打死也不愿意冒着危险陪长发男去厕所,特别是饭岛博刚刚还给大家科普了一下他们那些同学惨死的情况。所以小室在看了看四周后,递给了长发男一个矿泉水瓶。

长发男看了看小室递过来的矿泉水瓶,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现在坐的位置,没有微微皱起。

如果现在这里全都是男的,那么他倒是不介意这样做,可是现在这里有不少女生,没有被发现还好,可是一旦被发现了,那么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,所以长发男犹豫了。

但是尿意明显没有打算发过他,感受到那波涛汹涌的尿意,长发男咬了咬牙,接过了矿泉水瓶,因为丢脸总比冒危险啊!而且他坐在了最后,小心一点应该没事的。

这么一想,长发男拉开了裤链,把矿泉水瓶伸了下去。

“谷村君,你打算干什么?”可就在长发男还没有开始的时候,一个有些女生突然向着后面看去,把长发男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,于是指着长发男大喊道,吓得长发男差点忍不住了。

女生这么一指,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长发男谷村的身上,拉开了裤链,手里拿着水瓶对着裤链的方向,大家一瞬间就知道了长发男的打算。

“该死的,你居然敢在这里做这种不要脸的事,给我滚去厕所。”看到长发男居然想在这里小便,毒舌女脸色顿时一黑,呵斥道。

长发男的父亲是她家财团下面的一个小社长,那么在学校长发男也是她的狗腿儿,从某种程度来说代表着她,显然,长发男现在的做法让毒舌女感觉很没有面子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长发男还想解释一下,可是毒舌女根本就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,直接吼道:“没有什么可是的,如果你现在不给我滚去厕所,那么你就叫你父亲明天滚蛋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长发男脸色一白,看了看避开他眼神的小室君,咬了咬牙,快步跑向了厕所。

进到厕所,长发男快步走向马桶,打开了灯管,明亮的灯光让他心中的恐惧轻松了一点,他现在就想快点上完厕所,快点回到班级里。

可就在他进入了镜子的那一瞬间,镜子里面的人影忽然一顿,并没有跟着长发男向前走去,而是慢慢转过头来,看着长发男,不怀好意的笑了。

长发男经过镜子时,突然感觉到眼角处的景象不对,因为他好像看到了镜子中的人影没有跟着他一起移动。

长发男感觉到有些害怕,如同刚刚的镜子一样,慢慢的转过头去,看向镜子,而镜子中出现的人影,是他那副苍白和害怕的样子,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看到这里,长发男松了一口气,感觉可能是因为太害怕了产生了错觉,于是便快速的打开了马桶,开始上厕所起来。

在上完厕所后,长发男习惯性的想要洗手,可就在他低下头时,长发男顿住了,因为他感觉刚刚好像又看错了,镜子中的人影竟然没有和他一样低下头来,而是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那股从镜子中传来的视线让长发男感觉都害怕,他全身颤抖的抬起头来,看到了并不是他的他,镜中的长发男并没有害怕的样子,而是狞笑着,不怀好意的看着他。

“救命啊!”这一瞬间,长发男拼命的想跑出去,跑到石田史奈哪里寻求庇护,可是明明就在眼前的门口却不知道怎么被无限延长了。长发男不管怎么跑,都跑不到终点。

而这时候,镜子中的人影也走了出来,和长发男不一样,他的动作很慢,仿佛长发男随时都可以把它甩开一样。

可是长发男却发现,不管他怎么跑,后面的人影多慢,人影依旧不断慢慢的靠近,这种情景,让他感觉到绝望。

“抓到你了!”人影来到了长发男的后面,狞笑的拍在了长发男的肩膀上……

小室君看了看手表,感觉到有些奇怪,一个男人上厕所再久也应该不会超过十分钟,而长发男已经进去了十几分钟了。

其实不只是他,自从长发男进到厕所后,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注意在了这里。

看着众人的目光,石田史奈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知道毒舌女等人的目光是什么意思,于是便站了起来,走向厕所。

看到石田史奈动了,其他人也都快步跟了上去。

当石田史奈打开厕所的时候,厕所的水龙头上的水正在哗哗的留着,马桶也有被使用过的痕迹,可是就是没有看见长发男,就好像他从来都不存在一样。

看到这里,所有人一阵惊恐,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长发男被‘神隐’了。

“怎么可能,我们明明看到他进来得。”发现了长发男想用水瓶小便的女生花容失色的大喊道。

而她的大喊,然后所有人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“我们给了你二十年的契约,你就他·妈是这样保护我们的?你们果然是骗子,骗子,是你们害死了谷村君。”看到了长发男被‘神隐’了,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毒舌女一下子爆发了,全身颤抖的指着是石田史奈,大喊道。

“哼,我一早就看到了谷村君想要水瓶却没有说,可是你们却硬压着他独自一个人去上厕所的。所以就算真的是有人害死他,那么也是你们害的。而且你们是觉得我应该去保护他一个人而把你们扔在客厅里?”石田史奈看着毒舌女的无理取闹,感受大家不友好的目光,冷哼了一声,说道。

听到石田史奈的话,大家脸上都有些不好看,不过也确实知道石田史奈说的是实话,虽然这个实话里面有一定的水分。

可是在饭岛博的示意下,大家也都没有继续无理取闹,这个时候也确实不宜和石田史奈等人闹僵。

而且只不过是一个边缘人而已,就连长发男的朋友小室君都没有说什么,他们何必说其他呢。

至于毒舌女,她也不是真的关心长发男,只不过在死亡阴影的压力下,她想发泄发泄罢了。长发男什么的,不过是一个狗腿儿罢了,死了也就死了,她根本就不在乎。

所有人中,只有张露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,因为她知道,夜还很长。